找回密碼
 註冊
2022 Aeonmotor Ai-1 Ultra
2022 Aeonmotor Ai-4 ever

幻化成風吧

来源: itsuki 2022-3-19 22:21 顯示全部回文 |閱讀模式
16 29822
這是一篇我騎車近30年的旅程,我永遠不會忘 and it's still going on

一、人與機器的初次感動1993~1997
15歲的那年夏天開始騎腳踏車代步,那是我哥去念醫學院之後沒在騎的廉價拼裝車,雜牌變速器怎樣調都調不好。對於只能用走路或者坐公車的我,那已是絕佳的救贖方案,我終於可自由行動,只是兩年後這台腳踏車也報廢了,我又回到沒有代步工具的狀態。

1994年捷運板南線還沒通車,除了公車沒其他選擇,從松山高中到台北車站補習坐公車要將近一小時,搭公車又慢又痛苦這件事情二十多年後也還是沒變,2022年每天尖峰時間搭公車,運氣差的話光是在行政院前面忠孝西路跟中山北路的紅綠燈還是可以耗掉15分鐘才到台北車站公車站牌。

高二原先選了三類組,一年下來我的理科就是奇爛無比,數學不及格之外、化學差一分讓我差點留級,奇怪的是,數理老師的大帽子永遠都是:「多做題目,久了就會有感覺」然後丟給學生一堆寫不完的題目,我一直無法參透這種教法是在教科學還是玄學?

只記得高二下期末考考完化學的那天,我在化學考卷背面寫下「我不想再這樣子下去了」,隔幾天暑假就跑到教務處去申請轉文組,從此與醫師夢絕緣,我哥從此是我無法超越的高牆。

16歲時同學弄了一台半組dio,傳動蓋還搞成當年最流行的電鍍鉻銀色,我們那年晚上補習班下課後十點多在羅斯福路人行道上面玩舉前輪,這是我第一次知道有這麼帶勁的機器

WOW, THAT’S REALLY REALLY HOLY SXXT!

我只是單純逃跑到文組,至少要背背書我還可以,其實文組挺無聊的。畢業前那年的五月就開始沒上課了,我看著鏡子當中的自己,好煩,要聯考了,每次模擬考我都是倒數的,好煩,自己理了一顆光頭去參加畢業典禮,我其實沒有櫻木花道那麼帥。

聯考完之後,我完全不知道志願卡要怎麼填,家中完全不理丟給我自己得想辦法,我不想念文學院,分數也不夠進國立大學的法學院,那就念個實用的商科好了,我就照著排名順序經濟企管會計填下來,結果是渾渾噩噩的進了會計系。

放榜後我還是搞不懂會計系是在幹嘛?跑回去高中輔導室問,可絕了,輔導室反問我數學好不好?不然幹嘛填會計系?被吐槽當下我瞬間語塞,我的數理就是爛不然幹嘛轉組?對於念會計系這件事情我也很遲疑,雖然幾年後謎底揭曉,除了加減乘除的運算能力之外,會計其實和真正的高階數學沒啥重要關係,輔導室其實也不懂。

大一第一堂課,老師跟我們講的第一件事就是:會計是很無聊的學科,如果個性不合,趁早轉系不要浪費時間,這下子我也呆住了,我到底要不要繼續念會計系?

二、貧窮是一種慢性病1997~2001
大一一開始我只能坐公車代步,那是我最痛恨的交通工具,如果坐過一次從永春起站到輔大終站需要3個小時的299,299真的會讓你長長又久久,任誰都會開始痛恨公車。

打工一年存了點錢,大一暑假不知人世險惡的我跑去中和中古車行買GY6,是一台借屍還魂的AB車,行照上寫出廠6年,碼表上只有跳800公里,全部都是宜蘭監理站發的車牌,這是當年業界連獨眼龍也知道的公開秘密,就唯獨我不知道。

幻化成風吧9124

爽沒多久騎了12天就被偷走了,接下來的一個月我只要看到停車格就會開始找我的失竊車牌,後來才知道偷車產業早就高度分工,那台GY6被偷走的當天24HR小時之內應該早就屍骨無存。

所有的積蓄已經歸零,那時候豪邁新車只要46,700,我永遠記得這個再也付不出來的價格,體驗過行動自由就不想接受公車這種東西,最後只能跟家裡伸手,買了1992年出廠的第一批GY6D豪邁二手舊車

為了整理這台當時只值8,000塊的GY6D,被車行A了很多錢,那個年代沒有google、 YouTube、只有老闆看心情連工帶料報價,誰都知道資訊不透明就有混水摸魚的空間,買中古車慘摔的經驗、看看學徒也是拿著T桿就開始拆,我有樣學樣,路邊地攤買一組99的棘輪套筒就準備開始拆GY6,我要破解那些漫天喊價又沒真材實料的工錢,就這樣我走上修車的不歸路。

為了找資料我還跑去市立圖書館影印當年風火輪雜誌拆解GY6的文章,花了幾百元copy 回來按圖索驥拆自己的GY6,甚至跟車行老闆裝熟蹲在地上三小時只為了看他組裝EV4的引擎。

考大學這關的挫敗讓我痛恨念書,我仍舊不懂會計系以後可以幹啥?極端的個性,讓我選擇課業上只想60分混過去,完全不想花心力苦讀四年,當時自然也就抱持「我也不想懂為什麼,只要直接告訴我答案,讓我考試的時候可以倒出東西來就好,考過了忘光也無所謂」的心態混過每一科。我就是這樣硬背通過文組聯考的,會計系也打算這樣混。若是苦讀四年的結果是去當打瞌睡的公務人員,我17歲就發誓不要做這種廢物,我要活得精彩。

當時大學生的誘惑之多,只要網路芳鄰打開加外掛中山大學T1 proxy,朝岡實嶺白石瞳小澤圓都活在螢幕前,65535色16bit hi color make everything happened,那個時候我忙著研究人腦內建的人臉辨識系統和體態辨識系統。我是量產大學生的第一代,也是學歷貶值的第一代。

1999年開始用windows內建黑白畫面telnet連到成大機研BBS站,看完文章後就手癢去士林和環河南路買工具和零件,台灣的手工具品質真的很讚,有些工具到現在二十多年了根本用不壞。那時透過網路買到維修手冊如獲至寶秘笈,讀課本都沒這麼認真
幻化成風吧1307

幻化成風吧4481

我家中本來就沒留錢給我,從小永遠都是生意失敗和家暴劇情輪番上演,連續劇的劇情都真實在我家發生。

小學七歲的時候就被我媽拉到房間說:我們家很窮!

我到現在還是不懂為什麼要這樣對一個七歲的孩子?是期望一個七歲的孩子聽了以後做些什麼?

而我爸最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早知道就不要把你生下來」!我不懂為什麼他永遠那麼生氣?我只知道該閃得遠遠的免得被打。

有種傷痕是還沒抵抗力之前就深深烙在孩子心頭的疙瘩,長大了傷口會止血,scar永遠都在,some where, some time,這些硬化的結締組織一牽動才發現緊繃疼痛

現在 我已經忘掉該怎麼感覺疼痛了

喔,原來情緒勒索這種事情我的父母都是natural born pro guy。

記憶中家裡很窮這頂大帽子扣著我,從小到大都不敢花錢,全身散發一股窮酸味我也認了。大三我哥出道開始出社會混飯吃,居然慫恿我去出國念書,他說得很好聽,出國念書鍍金回來可以有個更高的起點。

「錢我們慢慢來想辦法」

大三下學期開始補托福,耗了9個月我終於考了600分,當年600分可是跩得很,全班都嚇到了,我們大學都是直接買中文版就看不完了誰還有力氣看原文書哩!。但真的要開始申請學校需要我哥至少show存款餘額出來的時候,他龜縮了,開始東拉西扯撇清這一切跟他無關。我從一開始就認了,其實教育資源本質就是用錢堆起來的,一開始就跟他講明家裡本來就沒那個錢,沒那個屁股就不要吃這種瀉藥,我也不想欠他個天大的人情要拿他剛出道當住院醫師的血汗錢去念書,但他偏要自己愛大頭症講幹話拖我下水浪費大家時間。

是我錯可以了吧,我不該也跟著他一起大頭症挑戰人性,但是他又幹嘛沒事自己大頭症挑戰我的人性?那時我明白了、也心寒了,只要牽涉到錢連親兄弟都是不可靠的,就算他頭腦很好可以念醫學院也一樣。

貧窮屬於一種慢性病,我的父母真的孬到沒種到對自己的生命難題負責,兩手一攤放大絕招說「我不知道」就可以不用想辦法賺錢討生活,甚至還把自己的生存責任丟給小孩。貧窮這種病簡直比methamphetamine還糟,methamphetamine吸了至少還有先爽到,自發性的貧窮直接侵蝕人的行為和意志,甚至阻斷了反抗貧窮現狀的受體,到最後全身散發一股 ”I am a loser” 的氣場,成為一坨終究扶不上牆的爛泥,他們不覺得這擺明是要吃不討賺。

我的父母面對難題就是這樣的身教態度,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2000年開始用那台爛GY6跑長途、最遠曾1天跑了10HRS,到最後在麥當勞洗臉的時候發現自己可以在一天內長出黑眼圈。為了改裝還去打工,用時間換金錢,麥當勞打收銀機、發傳單、補習班打電話call客我都做過,最屌的是我還去賣過血甚至當過棒球場邊的吉祥物,2001年自己親手完成窮人改裝把爛豪邁裝了三冠王150的汽缸拖 15X37 的尾齒,西濱上面測試時拖到速度表指針到底插表在發抖


幻化成風吧3727
唯一留下來的GY6D照片

從小就愛拆玩具的我,長大後也喜歡把東西拆開,甚至當年高二的時候還和白爛同學跑去看解剖展,把泡過福馬林的心臟拿起來用手指戳戳看主動脈和肺動脈是什麼感覺。

屌吧?這世界上有幾個會計系的曾經玩過心臟標本?

大學時代開始學拆機械的時候發現我對於機械組裝這類操作技藝有一定的興趣,我喜歡事情是弄乾淨的模組化系統化工業量產思維,跟家庭主婦的潔癖強迫症差不多,積碳油泥通通要刷乾淨,順手的工具要如何放下次要拿就有?我也喜歡改動一個參數看看影響是什麼,這不就是原文教科書當中所說的ceteris paribus? 書本上教的我沒念進腦袋多少,倒是修車debug的時候用上了這一套。

騎車差點對撞,這個畫面讓我突然懂了相對速度、改化油器和進氣岐管的過程當中連結到流體力學和2D二次曲線供油圖,拿手持砂輪機的反作用力我也在想這是否就是當年搞不懂的角動量?

打Gran Turismo 2代的時候看懂了2D引擎輸出圖、改輪胎避震器的時候搜尋懂了彈簧K值動靜摩擦力,我體內的理工魂雖然甦醒,所謂的開竅來得太晚,會計系已成定局,2001年我面臨了畢業,總是不能連個文憑都沒有,只好把大學念完,大學時代日文跆拳柔道摩托車什麼都沾一點東玩西玩,這下子會計系念成特技系了,會計反而忘光光完全不會。

面臨出社會時我遲疑了,我什麼都不會,中級會計、高級會計、成本會計、審計學都是60分低空飛過,那多念點書洗洗學歷好吧?至少當時的碩士可以起薪高5,000。

三、Original sin, accounting to me. 2002~2004
我就偏不要考別人都去考的會計研究所,這種東西我無聊了四年就是不要跟別人一樣。我看了看當年大學聯考只差了0.2分的企管系,人家學的東西好有趣,翻了翻便利商店書架上面的雜誌,裡面寫的都是營運策略、價值管理,我也要學這樣穿西裝打領帶講些神學就好。但是企研所考試需要的基本技術跟會計研究所是完全不一樣的,為了考上我開始苦讀生疏的微積分、和幾乎完全不懂的經濟學、統計學、財務學,人家應屆本科生可以考上,我不是本科,加上我大三大四幾乎多浪費一年在考托福,我就多花一年跟你耗勇氣硬幹也是可以贏得過你。

後來的結果,吊火車尾搭上了八流大學的企研所,其實真正走進這個世界才發現我微不足道,財務工程真的不是我用毅力就可以克服的,真正的經濟學和財務學都是看不懂的希臘文數學,真正藏在背後的都是效用分析,誰跟你隨手畫一下打個叉叉就敢說這是供給需求線?遇到真懂的人想找麻煩馬上被盯死。

碩一我全班上下學期分別第一名和第二名,碩一的利率學期末考我直接用會計概念編一張攤銷表出來,期末考滿分簡直就像RC閥全開把其他同學八假的,教授看到我還問我說:「喔?學會計的這麼厲害喔?」

X你娘,我就是可以啦!

我碩一一共拿了8萬塊獎學金,不想跟家裡拿錢,這8萬後來都花在生活費了,我已經證明了要念書比屁股的毅力我也不見得會輸。

碩二我發現念這碩士只是在浪費時間,就算我會手工算時間數列 panel data. white noise、我仍舊差一路學財務工程的人一大截,我在財務工程的基本技術是空的,隨便一個財金系的學生都可以八掉我,我不懂 MATLAB coding,也看不懂那些矩陣和線性代數,要硬幹的話時間有限,緩不濟急也不划算,研究所要畢業了。我仍舊沒有學會如何高來高去講品牌價值和商業策略管理模式這些幹話,那根本輪不到我一個初出茅廬的小鬼來講。

錯誤的觀念比沒有觀念更致命,一個碩士班畢業的小鬼連營利事業怎樣賺錢都沒概念就要管理?也許….從八零年代國內大學廣設企業管理學系開始,很可能我們所想像的企業管理概念都是錯的吧?真實世界的狀況是:

一般公司裡面老屁股那麼多,想要管理他們?可以啊,你爸是老闆就會管得動,不然誰甩你?

我能做的就是會計笨功夫,而且我不能一直躲在念書的神主牌後面說我是為了生活準備。我已經需要開始自己生活。在我來看台灣的碩士量產過程其實相當粗糙,當時我頭洗了一半也只能把企研所唸完,回頭做會計,這是最佳解,那就趕快把那一坨喇賽的論文生出來以後進事務所吧….

對,我認為那只是一坨無聊的東西,它確實是一個科學邏輯思考的產物沒錯,但是那對於往後混飯吃是否有直接高度相關的效益,我不認同。

GY6在2003年在朋友贊助下改裝了全組A博士的三角台+前叉,配上BT39SS YCX,輪胎熱了以後可以煞到舉後輪玩stoppies,我就這樣半夜3點在沒人的停車場上玩到天亮,後來前叉彈簧拆下來兩邊被我玩到不一樣長,當年甚至晚上11點還可以跑出來劃定圓,半夜在停車場洗化油器拆前叉重新灌油,就只是為了好玩。

2003年二衝引擎停產,若沒有記錯,最後一批dio牌價是26,000,那種引擎簡直是機械工程的奇蹟,但是我就是窮到沒錢買一台放著,我也不好意思跟家裡開口,就這樣錯過了最經典的暴力美學。

四、藏在襯衫領帶下的不安分靈魂.2004-2009
2004年進了big4會計師事務所,這是臭名在外的加班奴性地獄,只是當時也不年輕了,為了拚著肯做dirty job. 就只好先待下來,就怕30歲了跪在那邊想求人都沒得做。

生活就像是被強暴,如果無法反抗,就只能享受

That’s god dame right!,會計師事務所的生活就是不斷被強暴,每天加班到晚上十點是常態,休假日也別想要有什麼自己的生活,就全部耗在財報稅報裡面,連睡覺都是一種奢侈。

GY6D已經吃機油、啟動盤和踩發桿沒空修理、發動都有困難,它已經不是穩定的代步工具,我決定換車,此時不安分的靈魂開始想要換口味騎檔車,好玩的東西不試試怎行?檔車才是真正的摩托車,與朋友討論的時候,朋友也強調檔車的方便性大打折扣。

人生機緣就是如此,兩天後MSN上面反而收到他傳了一句話:「你的個性….會愛上檔車的….」,當天回家我就把存了三個月的第一筆事務所薪水和加班費領現金拿去下訂KTR 150,當年要價50,000整,2004年中秋節前一天交車甚至還不太會起步騎回家。

那幾年我還有斯文外型和尖下巴,白天時我必須襯衫領帶人模人樣拿著laptop,用我的美色誘騙別人我很厲害,其實走出事務所大門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扯掉像狗牌的領帶,KTR的SOHC 4V萬轉聲浪是我每天下班之後最享受自我的時間,回到家裡巷子前還要玩一下braking drift,晚上11點有輪胎打滑的刺耳聲響就是我到家了。

That’s really who I am.

在會計師事務所耗了幾年,居然發現其實我的潔癖還蠻能用在這一行上面,我修引擎的時候喜歡系統化一步接一步清乾淨,原來我tie底稿數字和看財報稅報也是這樣子。甚至睡前躺到枕頭上還在想「喔!對了,如果把這個數字放到調節表最下面應該就可以了,明天試試看」原來我真的是像Nuno Bettencourt說的,That’s what your talent counts.

冤孽 十年前打死不想念會計系,十年後發現這一行最適合我  冤孽

2009年那年需要全力扛起一間公司所有的財報稅報,我不得不承認我會計的根基不穩,當年拚盡全力去考企研所,念的就不是中會及高會,我就是編不出來持股95%的合併報表,當時的manager也不願意花時間點撥我這剩下的5%要塞在哪邊,整本報告呈現幾乎開天窗狀態。

也許有人會說,這不是進去就自然會了嗎? 或者也該自己花時間研究,我只能說我的職業生涯就是在這關過不去卡住了,就是這樣。

經過多年加班和折舊,2009上半年幾乎每天工作15hrs,最後合併報告那關就是過不去,天天加班也天天過度換氣,講得出名字的身心症腸躁症我全都有,連進去會計師辦公室都要先吞一個xanax才進去被罵。

念研究所的時候沒選會研所、重拾基本技術這關已經失了先機,事務所時代一邊工作一邊考CPA考試也考了兩年,越考越沒力,單純是漸漸沒心力再去從頭拿起書本了,我不是癟三,但是仍舊沒辦法證明自己是中華民國認證會計師。我可以感覺事務所生涯緣分已盡,是時候該停止了

幻化成風吧7055

KTR在2009年被惡搞漏油

還好有在2009年環島散心圓夢,這是一輩子的回憶

五、広い世界, どこへ行く?  2009-2011

從事務所離開,第一間公司找的是證券業,當時心性還不定也帶了點傲氣,我只是看到金融業的光環,薪水給的也還不錯,想多賺點薪水就進去了。

當你遇到財務長明明有做犯法的事情又對staff遮遮掩掩,你會怎麼選?

當財務長塞給你每個月兩千元車馬費要你在不知道是圓是扁的公司的董事會議事錄上簽字當監察人,面對這種低級的強暴,你打算怎樣做?

年輕氣盛,加上年終不知為何領得又差被扣錢,乾脆拂袖而去,員工離職是不會告訴你真正原因的,X ! 你是上櫃券商又怎樣?我去另一間上市金控可以了吧?

幻化成風吧6894

2010到了大券商當稽核,沒想到結果更慘,稽核做不來就是做不來。上級無意義的模糊指令,讓我在低階的例行性工作一直重複做無意義的加班、連除夕都還要把paper work帶回家弄,遇到的人周身是刀,完全胡說八道打發你走,最好讓你變成無頭蒼蠅別去煩他,我只能夾在多個官僚層級當中被踢來踢去永遠挨罵,完全寫不出深層的報告,就算交給主管,苛薄的主管永遠嘴角向下,挑剔標點符號和連接詞,「草擬」和「擬定」有什麼不一樣?我不懂改這種東西有什麼意義?

當年補習托福的時候
英文文法就是”A,  B, and C
我的中文就寫” A、B、及 C” 又怎樣不對?
主管硬要改成” A、B及C” 他才爽,然後還要尻我個「這樣才通順,不然根本是小學生寫出來的東西」。

我休假到了外縣市還一早8點打電話給我說昨天晚上複委託美股盤出事了,你打這種電話是期望我休假人在外地要怎樣?平日事情都弄不完了,下班後還要跟這些人喝酒捧長官懶趴,否則還會被貼個獨來獨往的標籤。簡直都被你白嫖就飽了。

尾牙時他們把鈔票壓在酒杯下賞大酒,想生存的人只好卑躬屈膝叩謝聖上,結果當然是酒我也喝了鈔票也拿了,一瞬間我腦袋裡跳出一個似曾相識的畫面,既然錢收了,我是否該該轉身過去把褲子脫下來給他弄幾下?你他X的乾脆說我是肉便器不是讓你更夠本?

對於主管硬塞的不合理雜事還要謝主隆恩感謝主管給我機會犧牲額外時間強暴自己。我對這個工作格格不入,處處不對勁,再怎樣努力我就是只能做無意義的paper work。稽核需要的能力是跟人好來好去用表面張力互動不要撕破臉,讓受查者賭爛在心裡卻可平安下莊。這些技能不是一板一眼的數字連結或稅法,我在會計師事務所的累積在這裡完全無用。

甚至被主管罵的時候我回答「事情現況如此我很抱歉…」話還沒講完被她飆罵”Sorry doesn’t mean anything” 那你要我怎樣?你乾脆直接說你都是對的,就是要罵我一頓白嫖我,我仍必須讓你爽就對了,這樣不更痛快?

2010年底買了房子,只記得簽約那天晚上用俏麗100速克達跟老婆雙載回家的時候頭昏昏的,我他媽的全部身家梭哈拿去買了一個一千好幾百萬的東西,結婚+買房讓我的存款全部歸零,外加背貸款替銀行工作20年。

女兒2011/4月出生,生活壓力瞬間倍增,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工作和興趣的排序自動降序,每天被這些主管推到前線去被證交所OTC砲轟,回到後線又被主管刁難,疲於奔命,連混飯吃都是奢望,工作上的無力感簡直不把我逼死不甘心,當時我發現憂鬱症已經纏上身,這應該是我媽遺傳給我的,晚上就算吃了stinox只能睡兩個小時,一晚會醒來三次。

我知道我生病了,前次生病是在2009年事務所生涯末期,這次我知道我病得更重,我開始自暴自棄,暴飲暴食,體重暴升10公斤,藥物濫用一次吃10幾顆stinox or xanax,甚至sleep walking or sleep eating.

我只想問為什麼我的生命要這樣折磨我?

如果一次多吃幾顆可以不要醒來,那就乾脆不要醒來算了,就這樣我開啟了情緒障礙之路。

2011/6月某一天,又在辦公室被主管隔空叫罵,緊繃的身體突然攤在椅子上,我瞬間明白了,這裡不是我愛的地方,不管我有多努力,我在這條路上面是無能為力的過客,不會跑的引擎怎樣改就是不會跑,不適合的工作硬做也只是四不像,我徹底對金融業死心了。

我突然了解到這個世界的人為了自己存活最有效率的方式就是把我擠死免洗,人生本就不平等,但既得利益者維護自己利益的最佳解就是把落後者踩在腳底下如螻蟻還要碾成碎片才甘心….

我很明確的知道自己已經憂鬱症纏身,再做下去也只是 die for nothing. 我在這裡根本討不了便宜,只好換工作回到老本行做會計。女兒那時候才剛出生,我握著他的手,我既然不認同我的父母,那我希望她長大以後怎麼看我這個老爸?


2011/7某天走過身心科的診所,我進去掛號了,我很確定我要為自己做點什麼

I have to fight for my right to live, even that is just to exist.

從此zopclone安眠藥就開始跟著我十多年,我已經懶得爭辯了,醫生敢開我就敢吃,反正只要可以睡覺就好了。

雄心壯志,不過混口飯吃,跌跌撞撞的人生,我以為已經摔夠了終於抓到浮木不至於溺死,2011/8當時兩個offer,我沒有選德系外商,選了老會計師口中的台灣隱形冠軍的海運公司,卻犯下職涯當中最大的錯誤選擇。

至於最愛的摩托車呢?KTR在這幾年都只是單純的上下班通勤代步,原廠動力水準開始無法滿足我,後來覺得引擎漏油想整理乾淨之外,乾脆動引擎大改算了,單純只因為我沒騎過大改國產檔車,此時又找上朋友討論,他淡淡地說:「這種引擎再怎麼改也不會變成賽車,不過…你都30好幾了,如果你覺得很喜歡,搞一台自己喜歡的車有什麼不對?」

對極了,我喜歡就值得了,get busy living, never get busy dying。

我把KTR 150從台北托運到台南,找了老師傅把KTR改成200CC+野狼油箱+轉速表,除了高凸和王化能想得到的東西都裝了,連工帶料花了3萬多,我試了大改的KTR以後,喘著氣打電話給老師傅說:「爽啦~」,電話那頭老師傅只純樸的笑笑說:「啊我就沒念書啊,頂多知道爽怎麼寫而已,你們書都念那麼多的,就騎得爽騎得平安就好。」

他的呵呵傻笑當中當然有著幾分客套,但我不禁自慚形穢,我看過的世界,多的是學歷越高做壞事手段越賤的老闆和為了生存當老闆寵物的俗辣高階主管,這些老闆號稱美國名校或是世界第一學院畢業,做出來的事情只有更齷齪下流,要吃又要拿,得了便宜還賣乖,自己不守遊戲規則還笑守規則的人笨,這種心態的老闆和主管在台灣到處都是。

高階主管為了攀老闆大腿生存簡直上演生物奇觀

有的是在尾牙上面高呼老闆萬歲開始喊口號帶動唱。
有的是明明排休假卻跑來公司帶總經理出去餐廳吃高檔料理報交際費公帳,不花自己一毛錢賺走人情,當太監還可以樂在其中。
有的是冬至排休假居然還跑來公司煮湯圓當康樂股長,好像跟總經理吃湯圓大過天。
有的高階主管幹正事完全不行還有反效果,生存之道就是巴著老闆大腿不放,自居是老闆管家,照顧老闆生活起居之外,這位公公只要看不爽任何一位員工就在老闆面前把他講到黑講到爛讓老闆fire對方,重點是號稱常春藤名校出身的老闆也還讓主管這樣搞,老闆+老闆娘+公公一堆人大搞利益核心集團,這位連西瓜大的英文字都識不了一擔的公公,卻可以靠著高端捧懶趴的技巧攀上老闆這艘金主大船整天高唱美國什麼都好準備啟程揚帆。

原來,寵物真的有更高等的生存技巧,只要恥力滿點裝個無辜可愛搖搖尾巴就可以生存,一旦主人開始護著它就不需要自己想辦法獵食。這個機制不只是適用於家裡養犬科 犬屬 犬種,也適用於老闆養人科 人屬 智人種

六、現實再次重擊,為什麼自己這麼渺小呢? 2011-2014

原來以為在海運公司可以準時下班,領份薪水、可以有閒時間弄弄自己喜歡的事情,

日子就這樣過了三年多,第四年,公司倒了,這間隱形冠軍公司接班後第二代老闆其實是個不折不扣的敗家子,錢不夠就跟老媽要,神奇的是這個老媽也始終護著自己兒子。2014年底欠了聯貸銀行幾百億,跟銀行惡性舉債之下泡沫破滅倒掉了,金管會當時都出面喝咖啡也沒屁用。公司破產的前一年2013就開始拖欠薪水,我的現金流完全被卡死,連夏季電費都無法繳。

老闆拖欠薪水被員工投訴到勞工局,結果老闆老媽召集員工罵了所有人一頓,接著就是把現金「借給」兒子去發薪水,這真的是公司治理的極致了。我2014年底被資遣,甚至得把套牢的股票賣掉才能包2015年的農曆過年紅包。

公司倒掉我總得找新工作,偏偏就是遇到難找的時間點,也不只一家公司嫌我在航運業的經驗是特殊產業對他們不適用,總之要嫌不怕沒理由。

憂鬱症又發作,其實比死還痛苦的感覺就是想死還死不了,如果手邊有把槍,也許我今日早已告別人生,什麼叫做若生命給你的是檸檬就拿來榨檸檬汁這種話我到現在還是不懂,我也不想知道了,我不覺得講這種話的人曾經至痛崩潰。

唯一能夠苦中作樂的事情,就是2015/2我去考了大型重機的駕照,這件事情足足晚了十年才做。
幻化成風吧5448

KTR200 這幾年我自己裝王化和惡搞高流量芭樂下吃機油了,白費了老師傅一番細工,引擎又需要大修,既然我不相信路邊比7-11密度還高的機車行,這次就自己下引擎自己搞吧,再上一顆高凸如何?

七、在貧窮線下掙扎2015-2016

2015/3已經快要失業四個月,為了生活,找了以前的事務所資源,介紹到鶯歌的一個製造業工作,每天通勤來回幾乎就要2HRS。
待業期間我自己蒐集各路零件,自己下KTR200引擎,把缸頭拿去金玉峰重新研磨再上一顆高角度凸輪軸,搞了搞居然也在2015年3月 KTR200+高凸+恢復原廠空濾後重生了,接著就是找到新工作後就用大改KTR每天跑來回50km到鶯歌通勤,KTR套了大缸和800條曲軸,要加上高凸+王化才更會跑,尾速可以拖到將近碼表130km/h,每天可以騎車真的很爽…
幻化成風吧2853

好景不常,這間鶯歌的製造業的 ”dream picture” 是要IPO掛牌搞錢的,2015/5月我只呆了三個月就又被fire,被主管發了一張好人卡,他說:「你是個善良的人,但是你只是要一份工作混飯吃,我們要的是可以去跟牛鬼蛇神打交道的人,這些牛鬼蛇神可能是工廠裡面全身刺青的黑手、也可能是證交所OTC那些官僚,你吃不住他們的。」

講白點,有種人是明明不懂還可以胡說八道一直亂講下去不知道在強勢三小,只因為我不愛跟這種人吵架跟他們鬥,我又失業了,這是哪門子的開除理由?我確實是只想混口飯吃,下了班我就是要回家睡覺有我自己的生活,為什麼又要拿事務所那套標準:「不加班就是不對工作付出」那一套來對我?

就在主管開除我的那天,我沒有哭,一路拉到100km/h,那天穿的鞋子腳後跟形狀比較怪,退檔的時候後跟意外勾到打檔桿多退了一檔,100km/h一下子退到三檔,引擎轉速瞬間過高,發出巨大雜音後就熄火發不動了。後來才知道這個操作失誤轉速過高把缸頭和活塞都打爛了,我居然活生生的把引擎騎爆了。

當下只好把KTR扔在鶯歌的河堤外便道,聯絡車行把車載回修復,老闆把通用的凱汰零件(大概是金勇吧)東拼西湊讓我的KTR排氣量稍降至190CC是終於又可以發動了,這樣又是花了兩萬塊才搞定。

也不曉得是缸頭拿其他的車拼裝還是如何,總之騎了一年多之後2017也是又吃機油了、汽門積碳嚴重到低速起步會熄火,此為後話。

2015/6對於工作我真的慌了,連房貸都快繳不出來了。沒辦法可以想,連續失業只能求趕快找份工作可以讓我有現金流入繳房貸。想找新工作還不能降薪水,職場現實就是如果一降你就別想回去。

其實在104上面找工作真的是亂賭,到處都是火坑,為了在短時間內找到工作,2015/7有間跑零售通路賣香菸的公司給我offer就去了,我本來還以為賣香菸這件事不會倒,當年GP500的贊助商不都是大型菸商?

去了也才知道這個賣香菸的零售商也是另一個坑,這間公司其實不是菸商,只是替菸商跑腿去賣檳榔攤的一間白手套公司,真正的菸商根本不屑為了賺這種小錢養一堆業務員。這買賣業公司最基本的進耗存成本表都沒有,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有沒有賺錢,我進去以後算了算,其實這間公司是賠錢的,就這樣過了幾個月,後來我自問樹若倒猢猻也該散,我要這樣耗嗎?如果沒有,那就趁自己還能掙扎的時候脫離壓制吧。(事實後來證明,這間公司兩年後也收攤註銷了)

2015/12某個星期六早上,台北冬天還是老樣子下著濕冷的小雨,我騎著KTR190要去幫老婆拿免費限量贈品,經過中正區某個巷子,前方路口紅燈該減速停車,只記得我只拉前煞車減速,接下來也說不清發生什麼事,路面有點跳動不平,接著前輪一滑不到1秒鐘我就 lose the front 往左倒在地上了,我爬起來後左肩劇痛到手抬不起來,KTR龍頭把手歪了,我抹了抹被雨水淋濕的擦傷還是硬去把老婆要領的贈品拿到之後把車騎回家,免錢的果然最貴,這真不愧是賭上生命的免費贈品。

6個小時後,左手還是痛到抬不起來,照了照鏡子左肩皮下已經瀰漫性血腫,這不是普通的傷,掛了急診,醫師說這是一種骨折,就這樣,我騎車生涯的第一次重傷讓我左手吊著三角巾兩個月。
幻化成風吧229

2個月傷好了之後,我堅持全部自己修復KTR 190摔車後的車把和上三角台,陸續DIY動手改了喇叭+強光線組+修復轉速表+tune up前叉和煞車碟盤,輪框貼上螢光綠輪框貼,油箱上面貼了本田的LOGO,想得到能改的東西全部都裝上去了,搞得跟滑胎車差不多,生命終究是需要個出口


幻化成風吧9049

八、Money in, money out, just pay the bill  2016-2019

2016/6我已經39歲,決定換工作之餘接下來幾個月又是一陣拚盡全力面試找新工作求生,當時在104上面賭到好運,2016/10年進到了外商,接到offer的那天,我不曉得這份工作是否屎缺,我跑去龍山寺文昌帝君前面恐慌的擲筊,完全沒有結果,但我真的需要這份工作,月光光心慌慌,硬著頭皮也得上。

在外商工作的這幾年,反而是薪水領得最多最穩定的時候,外商的SOX內控制度也是最接近教科書上的管理規則、儘管那也許只是paper work應付總部交差了事。對我來說,其實工作相對是穩定了,每個月就是 Money in, money out, just pay the bill,我盡可能輕量化壓縮生活支出活了幾年,吃的喝的用的都挑最便宜的廉價品或仿品,老婆愛去日本玩我也不想去,用的物品衣服鞋子騎車手套都反覆縫縫補補修到不能修才替換,只因為當年2014我曾經歷過連夏季電費都繳不出來,我才不要再一次這樣

幻化成風吧10

2017年KTR在已經陷入引擎又吃機油的困境,我也不知2015維修店家當時是裝了什麼東西,2015~2017兩年當中我自己修離合器兩次、重作汽門和汽缸一次,全部自己來,我喜歡的東西我要all under my control,
幻化成風吧4324


幻化成風吧9394

幻化成風吧1734

KTR190越玩越大是趨勢,但是自己畢竟不是專業,我沒車庫來玩這種大玩具,只能很克難的在晴天週五晚上孩子睡了以後抬著工具箱到空地拆,40歲的大孩子仍舊為了改摩托車可以耗到週六天亮連巡邏警察都來關心才收工。

KTR190自己下引擎DIY的風險就是毛病頗多可大可小,幾乎不可能周五晚上全部搞定。有時候小條的是為了一顆螺牙壞了,隔天周六早上必須整顆引擎用手推車抬去搪缸店打牙套,或者是為了某顆螺絲斷了去找燒焊店處理,小洞搞成大洞的狀況多的是。大洞的也不少,例如吃機油必須下引擎,一個人怎麼可能在沒車庫的狀況下當天完成?還有遇過啟動盤快掛了想DIY的時候,引擎外殼都打開了,電盤卻咬死在曲軸上,又要當天把引擎外蓋拼回去(總不能全部丟在路邊吧?)諸如此類的問題,讓KTR190表現開始不穩定,它已經不是穩定的通勤車了。

2018年某一天,我發現固定後煞車搖臂的車台斷掉了,引擎也發出可怕的噪音
這台車已經不適合再繼續惡搞了,我是學商的,天職是利潤極大化,是該放手的時候了

幻化成風吧9117 017.mp4 (321.45 KB, 下載次數: 1) 本文最後由 itsuki 於 2022-4-29 16:49 編輯

給個讚

讚: 5.0
讚: 5
  發表於 2022-3-21 09:56
參與人數 3經驗值 +20 紅利點數 +10 收起 理由
xxxyyyzzz + 5 不加分不行
kjw + 20 找一天出來騎車喝咖啡吧
Ben1978 + 5 一定要給分

瀏覽全部評分總評分 :  經驗值 +20 紅利點數 +10

鹹濕啊~鹹濕

網友回覆18

KNNBart 2022-3-20 01:30 發文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回文
默默地就看完了。
「不一定要都集滿了,人生才會圓滿」
這句我收下了,謝謝
starflyer 2022-3-20 02:33 顯示全部回文
發現樓主的車子都沒ABS系統,是很早期的車嗎?

如果有ABS,應該不會摔倒的.
山城樂逍遙 2022-3-20 04:59 發文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回文
好棒的文章,寫出了許多目下中年人的憂傷,出去騎車吧!

給個讚

+1 老了,車慢慢騎就好。  發表於 2022-3-20 14:27
kpcv51805 2022-3-20 07:51 顯示全部回文
佩服版大這麼有毅力,
看了好久才看完,
打字腦裡邊想草稿就更久了。
點子虎 2022-3-20 11:28 顯示全部回文
全部看完了, 我認為ˊ你一直在壓力崩潰的邊緣

這是很危險的一件事, 很怕你後面突然就說不活了

我覺得你應該好好的休息, 換個無壓力的工作工作一兩年讓自己深度放鬆、正常上下班

別讓他們毀了人生的黃金時光
Ben1978 2022-3-20 14:26 發文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回文
人生到這邊,辛苦你了!幻化成風吧9931幻化成風吧4005幻化成風吧6060
filmnd 2022-3-20 16:53 發文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回文
我認真的看完每一個字
真心覺得您毅力過人
用不放棄
kasiwa 2022-3-20 20:09 顯示全部回文
一句話 上車吹吹風罷(煙
呵呵,樓主保重!
沒認真騎過車的不懂得我們愛車人心中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