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請問這樣還有教化的可能性嗎?

来源: 就是快 2021-8-15 14:01 顯示全部回文 |閱讀模式
16 5212
桃園23歲葉姓男子.開著一輛福特野馬跑車在苗栗以百公里時速闖紅燈..撞飛一名女騎士,導致女騎士重傷命危.
警方之後循線逮捕葉男,上銬前還比出Rock手勢、甚至降下車窗還比出中指,非常囂張!請問這樣還有教化的可能性嗎?193
還說我在把她撞飛前的0.01秒時,我瞬間減速把傷害降到最低請問這樣還有教化的可能性嗎?8869 請問這樣還有教化的可能性嗎?9775 請問這樣還有教化的可能性嗎?3080


網友回覆17

ara-han 2021-8-15 16:12 顯示全部回文
大多數人會說沒有教化的可能性,直接判死刑
但這【大多數人】不是負責判決的法官,所以這畜生有沒有教化的可能性還是由法官判定。
免審判,直接死刑,去找閻羅王報到!
Om Namah Shivaya 濕婆神通
shiauyu 2021-8-15 21:15 顯示全部回文
有錢判生,沒錢判死。
結果大家已有一二。
還在觀察後續新聞動態報導,通常結果都是令自己失望
omen 2021-8-15 22:01 顯示全部回文
比這位犯行嚴重的都能教化了
真的是小意思啦請問這樣還有教化的可能性嗎?9537
starflyer 2021-8-15 22:49 顯示全部回文
法官看錢辦事的,還是美國警察好,看你壞就送你上西天.
02933 2021-8-16 00:33 顯示全部回文
不判重刑,那就希望私刑正義讓他終身殘疾,不要再出來害人了
pearpark 2021-8-16 01:05 顯示全部回文
這種事情實在很難說,如果探討『教化』的字義,想當然就是令被教化的對象獲得思想的扭轉、行為的矯正,當然,這個所謂扭轉、矯正是面相普世的價值觀。
既然是被教化的對象,那麼對象的所作所為很顯然就處於被普世的價值觀否定之中,盡管被否定也有嚴重性,比方小偷小摸或大殺大搶,兩者的嚴重性是不一樣的,然而,有一個大家都讀過的故事:周處除害,看起來周處就像是那種毫無教化可能性,眾人除之後快的禍害,但故事裡,周處竟然也會悔改,我們是不是會覺得周處已被教化了呢?
我想,如果以『教化』本身的意義來看,那麼理論上,沒有任何一個對象是不可被教化的,畢竟若一個對象是不需要教化的話,那麼教化的動作對那個對象是沒有意義的,好比一個不會犯罪的正常人自然沒被需要教化的必要,唯有犯罪的對象才需要教化。
所以,倘若探討的是這個或那個罪大惡極的人有沒有教化的可能性,那麼答案當然是『有可能』,只是,大家常常忽略一件事情,就是為了罪行所付出代價與教化同等重要。就像犯了罪被抓去關,或支付賠償、罰金...等等,那些只是犯罪的代價,但付出了代價,與有無獲得教化,完全是兩回事,今天很可能某個公子哥就是口袋有錢,撞死人,大不了賠錢,付出了高額的賠償金獲得『法理上的和解』,法官也酌情根據和解的事實給予一定程度的減刑,公子哥很快的出獄了,但卻沒有獲得教化,依然我行我素,可以說教化對公子哥來講,是失敗的。
又有一種情形,犯人看起來對罪行相當懊悔,又是抄佛經又是背聖經,又是念經迴向又是忠實禱告,看起來就像被教化了,最後獲得減刑或假釋出獄,那麼在受害者眼裡,他有沒有付出『等比例犯罪的代價』呢?
最常見的價值觀就是殺人償命,極端人權主義者會說,判死刑沒辦法改變事實或是降低犯罪率,這點實在再貼切不過,但是事實上,那只是一種焦點的轉移罷了,因為,當殺人者『依法』被處死刑,那是對於他奪取他人性命所必須付出的『罪行的代價』,他可以帶著懊悔付出代價,也可以毫不在乎笑著走向刑場付出代價,都無損於他必須為了罪行付出代價的事實,法棍或極端人權主義者常常以教化的可能性來看待犯罪者,卻故意忽略教化與為了罪行付出代價是同等重要的大事,某人為了罪行大大的懺悔,並且為了罪行付出了代價,那才是公平正義。
那麼現在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那位周處,他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價了嗎? 是的,故事裡,他不但為了自己的罪行悔改,並且最後把自己也除了,因為他知道,那是他替自己的罪行所應該付出的代價。
本文最後由 pearpark 於 2021-8-16 01:10 編輯

給個讚

讚: 5.0
讚: 5
  發表於 2021-8-21 04:17
麥來
s17235 2021-8-16 01:55 顯示全部回文
以台灣的恐龍法官來說
百分之百還有「教化」可能
因為會說他是因精神問題道致
治療後就會像正常人了